您的位置:首頁 > 財經 >

九毛九推出人均500元高端牛肉火鍋店,精致餐飲是新藍海?

作者/程三月

九毛九也盯上了高端餐飲賽道!

最近,九毛九在廣州開了一家名叫“賞鮮悅木”牛肉火鍋店。


(資料圖)

主打高端牛肉火鍋,目前僅供應每位368元和568元的套餐,大眾點評顯示,人均消費約為460元。

而九毛九“落筆”高端餐飲賽道的背后,是中國有錢人越來越多了,且越來越有錢了。

幾天前,招商銀行發布的《2023中國私人財富報告》顯示,中國去年可投資資產1000萬以上的“高凈值人群”已經達到了316萬人,且未來兩年,將以11%和12%的增速,繼續增長。

不得不說,在大眾餐飲陷入價格血戰中時,面向“千萬富豪”的精致餐飲市場正在成為餐企的“新藍?!薄?/p>

01

九毛九開“高端”牛肉火鍋店,人均500元

九毛九的這家“賞鮮悅木”牛肉火鍋店是今年5月初成立的,地址在廣州的廣粵天地1層,處于珠江公園和臨江帶狀公園之間,附近有多個高檔小區,周圍也聚集了多家高端餐飲,不乏人均上千元的品牌。

據店員介紹,就餐需要提前預約,目前僅供應每位368元和568元的套餐,按照大廳或包廂再另收10%或15%的服務費。大眾點評顯示,人均消費約為462元。

“鮮”是這個店最大的特色。

該店餐廳設計風格圍繞“木”元素,主打高端牛肉火鍋,招牌菜有澳洲巧克力和牛等,有點類似潮汕牛肉火鍋,將牛肉進行部位細分,比如雪花、吊龍、匙柄、五花趾,每上一道菜,都會有專業的人介紹牛肉的部位和吃法。

據顧客評論,其鮮牛肉一天兩次配送,用宰殺了三個小時內的熱鮮牛肉,上午9:00宰牛,11:00到店;15:00宰牛,17:30抵店。食材是在精品牛肉中再精修,令牛肉的出肉率僅為七成半,一頭牛取4兩的五花趾、5兩胸口油、2斤匙柄、2斤吊龍。

醬料也是它的特色,其外擺散臺區的周邊栽滿了各種自養的香料食材,據介紹,每天的醬會采用現摘香料來調制,有咸鮮薄荷醬、煙熏香蔥醬等特色蘸醬,“天然” 是最大的特點。

大廳共有60個左右餐位,不加位不加座;包廂里則都配備衛生間,洗手液和護手霜都是寶格麗的。

該店大概是八月初試營業的,大眾點評上其第一條評論是于8月16日發布。

天眼查顯示,該公司執行董事李威業據悉正是“那未大叔是大廚”的品牌負責人,其也將是賞鮮悅木品牌的操盤手。

02

九毛九盯上了精致餐飲的背后:

中國的“千萬富豪”一年遞增了54萬人……

九毛九盯上精致餐飲的背后,是看到了高凈值人群的新藍海。

那中國的高凈值群體有多少?都是怎樣的人?都有怎樣的需求?

9月1日,招行發布《2023中國私人財富報告》,描繪出一份中國高凈值人群畫像。

1、中國有316萬人資產上千萬,并以每年11%速度遞增

高凈值人群一般指可投資資產1000萬元以上的個人。

據《報告》顯示,2022年,中國“高凈值人群”數量,達到316萬人。

人均持有可投資資產約3183萬,共持有可投資資產101萬億,與2020年相比增加了約54萬。

應該是受疫情的影響,年均復合增速由2018~2020年的15%降至2020~2022年的10%。

不過,報告預計,未來兩年,中國高凈值人群數量,以及持有可投資資產的規模,仍將以11%和12%的增速,繼續增長。

2、9個城市超10萬人資產上千萬,西部省市“富人”增多

哪里的富人最多呢?

報告顯示,2022年高凈值人群數量超過10萬人的省市達9個,分別是:廣東、上海、北京、江蘇、浙江、山東、四川、福建、湖北。

超過5~10萬的省市達10個:天津、遼寧、湖南、河北、河南、安徽、云南、江西、重慶和陜西。其中重慶和陜西高凈值人數首次突破5萬。

2萬人以上的省市達26個,相較2020年,吉林和海南省高凈值人數首次超過2萬人。

分區域看,京津冀、長三角和珠三角這三大傳統經濟圈的高凈值人群保持增長,并持續發揮財富的輻射效應,拉動周邊省份如山西、內蒙古、安徽和廣西等實現較高增長。

此外,以重慶、陜西、青海、貴州和寧夏為代表的西部地區,高凈值人數提升明顯。

2020~2022年高凈值人群人口及財富的分布集中度與過往持平。

2022年,廣東、上海、北京、江蘇和浙江五個省市的高凈值人群人數占全國總數比例約為44%;其持有的可投資資產占全國高凈值人群財富比重約為60%。

3、互聯網造富神話“縮水”,機器人等新產業將誕生更多富豪

報告顯示,本次調研受訪者中的新經濟群體占比因互聯網等行業市值波動而較2021年縮減,其中新經濟創富一代企業家和董監高占總樣本的比例均由10%降至7%。

創富一代與董監高合計人群占比由2021年的41%降至2023年的34%。

而過去兩年,機器人、物聯網、人工智能和生物技術等行業迎來加速發展,上述產業集群和上下游在京津冀、長三角和珠三角集中度較高,相應財富人群繼續顯現出輻射延伸效應。

諸如人工智能、醫療健康、新材料、高端裝備制造、節能環保、現代服務業等領域,以及基礎零部件、基礎元器件、基礎軟件、基礎工藝等行業呈現良好發展態勢,依托股權和資本市場的新財富人群不斷涌現。

報告預計,未來,客群結構將持續演變,專精特新等行業的快速發展有望驅動新經濟群體重回增長通道。

4、高凈值人群進一步年輕化,30~39歲年輕富豪增加7%

從年齡分布來看,中國高凈值客群進一步年輕化。

“年輕一代”是指年齡在40歲以下的高凈值客群,該群體近年來增勢較快,已然成為高凈值群體的重要組成部分,并將成為未來財富管理的生力軍。

本次報告受訪者中,40歲以下的群體占比達49%,相較2021年的42%上升了7個百分點。這7個百分點的增長主要為在30-39歲區間。

29歲以下的高凈值人群占10%,與往年持平。

而年輕一代與40歲以上群體呈現顯著差異:表現在高學歷、多從事新經濟行業、有自己的一技之長且金融基礎知識儲備較好等。

03

逃離“價格血戰”,

“精致餐飲”是一個增長的藍海市場!

這兩年大環境確實給餐飲人“重創”,“內卷”讓餐飲人心力交瘁。

大眾消費習慣的改變,讓之前走規?;?、拼翻臺率的路子走得越來越艱辛,餐企們都在試圖再開辟一條增長路徑。

而針對高凈值人群的精致餐飲,或者是餐飲新的藍海市場。

1、比大眾餐飲更“忠誠”,避開門對門的貼身肉搏

疫情后的大眾餐飲競爭太慘烈了。

各個業態都在打價格戰:

茶飲和咖啡最為激烈,集體進入了“9.9元時代”;

快餐行業行業也殺紅了眼,中式快餐的南城香推出了“3元早餐自助”,人均35元+的西少爺放下身段,客單直接俯沖到20元;

更別提各種西式快餐的周一到周日的“窮鬼套餐”,消費者根本吃多吃不過來;

連老大哥海底撈都也搞起了168元的團購套餐……

大眾餐飲進入到了“門對門”競爭的貼身肉搏戰當中,苦不堪言。

而精致餐飲是相對是個增長性的藍海市場。

一方面,有錢人越來越多,而且還越來越有錢。

上文已經說到了,未來兩年,中國已經有316萬資產上千萬的人,并且將以11%的速度增加。

而且,此外,隨著創富一代的年齡上升,二代繼承人漸漸成熟,高凈值人群也逐步年輕化。

高凈值群體的增長和年輕化,都在給餐企釋放一個信號,他們不僅是未來消費的主力軍,也是能夠給餐廳帶來增長的重要人群。

另一方面,高凈值人們“消費力高”,還更忠誠。

不像大眾餐飲,在絕對的低價面前,再忠實的信徒也會變心。

精致餐飲的消費群體價格敏感性不高,消費力很強,最能接受新鮮、個性、訂制的特色服務,不吝嗇為“值得”的菜品、服務花錢。

高凈值人群的消費忠誠度要高得多,因為他們更認品牌、認品質、認調性。

如今,這部分群體的市場還是相對空白,在大部分企業緊盯“大眾消費”的時候,或許高凈值人群消費市場是餐企的下一個掘金地。

2、比高端餐飲更“家?!?,可以吃便餐、也能宴請,場景更有彈性

以前的高端餐飲,大多都認為是專門給“商務人群”開的,只有商務精英才去打卡消費。

平常老百姓誰會天天去吃這么貴的餐廳,而且大多數高端消費的餐廳都是西式為主。

但近兩年我們發現,隨著高凈值人群的崛起,很多拿著千萬年薪的新企業家、或者金領人群,都會去品質更好、食材更高端的餐廳吃飯,不僅僅是“商務”需求,家庭聚會、朋友聚會都是傾向于米其林等高端餐廳。

甚至有很多高凈值人群,把“高端餐廳消費”當成“家常便飯”“一日三餐”去吃。

一部分習慣可能來自于“富一代”家長,日常熏陶,耳濡目染,形成了“高端”餐飲消費的習慣。

而另一部分對于很多富二代高凈值人群,自己的興趣愛好,和消費標準,就是鎖定食材更好、環境更好、更具創意菜品的餐廳。

為此,很多高端餐飲品牌也開始橫向發展,承接這些高凈值人群的不同需求。

比如,新榮記旗下的榮小館,在同一個餐廳里,能家人、朋友聚會吃個家常便餐,人均200元;也可以搞商務接待,吃到人均一兩千。

可以上,也可以下,覆蓋不同的消費場景。

而北京宴,則在今年開出了一系列新品牌,有潮上潮、魯上魯、湘上湘、浙湘樓、淮香國宴等,幾乎是八大菜系,各開一家,人均消費都是在七八百往上。

都是為了滿足這些高凈值人群的不同餐飲消費需求。

職業餐飲網小結:

曾經沒落的“高端餐飲”正在重新崛起。

不過,它們已不是之前的模樣,告別土豪式、炫耀式的高端服務、或是餐廳富麗堂皇的裝修環境來撐場面。

如今的高端餐飲,代表的是高品質和高標準的餐飲服務,它們以更加與眾不同的產品、環境、文化、特色服務,吸引著中國的高凈值人群們。

而對于年輕的“千萬富豪”的關注,也許就是一個餐飲新的“開窗”機會。

標簽:

相關閱讀

野花韩国视频在线观看免费播放_大香区一二三四区2021_大臿蕉香蕉大视频_一区二区三区高清视频,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